Blog - Single Post
There are many variations of passages

今日舆情速递:招行交行浦发回应 翻译家童道明去世 巩汉林谈吴亦凡

  • 2019-06-28

经济舆情:招行交行浦发回应

西盈舆情检测软件监测到,6月25日,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会,新闻发言人耿爽答记者问。有记者提问:报道称有中国的银行有可能面临美方的限制措施,因为在涉朝决议的执行上,对法庭表现出藐视。请问外交部有何回应?

对此,耿爽表示,中国政府一向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全面落实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各项决议。我们不但要求金融机构企业和个人,严格遵守联合国的制裁决议,也一贯要求中资金融机构在海外的分支机构,要严格遵守当地的监管法律法规,依法合规经营,同时配合好当地的司法、执法部门的监管行动。与此同时,我们也一贯反对美方对中国企业进行所谓的长臂管辖,我们希望美方加强同各国在金融监管等领域的双边合作,包括合乎各方国内法的信息交流,通过双方的司法协助和监管合作渠道来解决跨境信息的共享问题。

西盈舆情分析师分析,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招行交行浦发回应的热度在2019-06-28 16时达到了0.72的峰值。

基于西盈大数据舆情分析,在与招行交行浦发回应相关的全部信息中, 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司法协助、制裁法律和浦发银行。

基于西盈系统舆情分析,在与招行交行浦发回应相关的全部信息中, 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司法协助、制裁法律和浦发银行。

6月25日下午,针对外媒报道一事,招商银行、交通银行、浦发银行也先后发布声明称,没有受到因涉嫌违反任何制裁法律的相关调查。

招商银行在回应中表示,注意到美国《华盛顿邮报》相关报道,内容涉及美国法院向中资商业银行调取客户信息。这属于跨境调查取证的司法协助范畴,依据中美两国签署的《中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司法协助须依据该协定规定的方式进行。招行一贯严格遵守中国法律、联合国相关决议以及其他适用的制裁法律,没有受到因涉嫌违反任何制裁法律的相关调查。

民生舆情:翻译家童道明去世 

据西盈舆情公司软件监测,昨天上午九时,著名翻译家、戏剧评论家童道明在中日友好医院逝世,享年82岁。在他一生的学术生涯中,翻译了很多契诃夫的剧本、小说和信札,包括《梅耶荷德谈话录》《海鸥》《万尼亚舅舅》《樱桃园》等,是中国戏剧界公认的契诃夫研究专家。

“把契诃夫给予我的感动,通过我的写作与译作传递给别人,使其他人也有了走近契诃夫的兴趣,这也是我的一大人生快事。”对自己延绵一生的治学之路,童道明先生曾如此总结。

一生谦虚、严谨、宽厚待人的童道明,为中国戏剧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他的去世引起戏剧界极大震动和哀痛。导演李六乙写下悼词:“童先生自在殊荣,您将约会您的契诃夫,带去您的剧作。临行前您一定喝了一杯香槟。望着窗外,他在静静地等您。童先生一路平安。”

西盈软件监测平台统计,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翻译家童道明去世的热度在2019-06-27 18时达到了3.98的峰值。

据西盈软件监测平台统计,在与翻译家童道明去世相关的全部信息中, 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童道明、著名翻译家和戏剧。

根据西盈舆情公司的监测软件系统分析,上世纪80年代,中国话剧处于发展的新时期,创新思维非常活跃,同时这也是中国戏剧评论的黄金时代。童道明在此期间发表了大量有关戏剧、文学与电影、电视方面的评论文章,他的戏剧评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是非谈》《梅耶荷德的贡献》等,受到戏剧界的广泛关注。59岁那年,他的第一本散文集《惜别樱桃园》问世,后来又有《潘家园随笔》和《一只大雁飞过去了》两本散文集出版。为了纪念契诃夫《海鸥》问世百年,童道明创作了现代悲剧《我是海鸥》。2005年,他写下了第二个剧本《塞纳河少女的面模》,致敬前辈冯至。76岁那年,童道明拿下中国话剧最高奖“金狮奖”编剧奖。2017年,80岁的童道明在外孙的提议下,开起了微信公众号“童道明札记”,坚持每周撰写两则公号文章,内容大多与文学以及戏剧有关。

他曾说:“如果没有1959年与契诃夫的相遇,我童道明今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的生命之光会黯淡许多。”

文娱舆情:巩汉林谈吴亦凡

据西盈网络舆情监测,6月26日,吴亦凡最新杂志照曝光,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的他,将长发梳成低马尾辫,造型个性十足。有网友将其与巩汉林在小品《如此包装》中的造型相比较,极其类似,于是一条“吴亦凡造型是致敬巩汉林老师吗?”的微博热搜迅速登上榜首。

西盈软件监测平台统计,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巩汉林谈吴亦凡的热度在2019-06-27 18时达到了1.13的峰值。

基于西盈大数据舆情分析,在与巩汉林谈吴亦凡相关的全部信息中, 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吴亦凡、巩汉林和造型。

根据西盈舆情公司的监测软件系统分析,回忆当时创作《如此包装》的往事,巩汉林透露主创在设计人物造型时,决定让他梳个马尾小辫,“因为那个时期,社会上确实有一些个性装扮的男生,我们就将此元素运用到了小品中,从外形上强化了作品中老板的形象。”他说,今早也收到了很多朋友转发来的微博,“我再次感受到了网络时代的威力,这个时代不是,你想不想出现在媒体上,而是会经常‘被’出现在媒体上。(笑)”

被问看到吴亦凡造型和自己当年的造型酷似作何感想,他说,“在这个时代,共享与分享已经融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是无伤大雅的信息或能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绿色娱乐,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他想了想告诉记者,“看到今天的图片对比,也唤起了我对当年表演的回忆,想起了和赵妈(赵丽蓉)合作时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