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Single Post
There are many variations of passages

今日舆情速递:百年古莲复活开花 中国2020年探火星 人类环境易致肥胖

  • 2019-07-08

百年古莲复活开花 

据西盈舆情检测软件监测到,两年前圆明园考古出土的古莲子,经过两年的培育,终于在昨天复活开花。虽然已有百岁,但盛放的花朵依然娇艳欲滴,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拍照。

已经盛放的古莲子位于圆明园荷花基地。工作人员介绍,2017年,考古人员在长春园东南隅的如园遗址进行考古挖掘时,陆续在镜香池内发现了11颗古莲子,这是圆明园进行考古发掘工作以来首次发现古莲子的存在。去年5月,圆明园将11颗古莲子送往中科院植物研究所进行培育。双方就古莲子的检测、研究、培育等进行商讨,最终决定将其中3颗古莲子送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进行年份鉴定,剩余8颗开展培育实验。

植物研究所专家介绍,古莲子比普通莲子发芽时间更长、培育难度更大,因其埋藏时间久远,加之种子本身的质量因素等各方面问题,降低了古莲子的成活率。经过中科院专家的监测研究和精心培育,有6颗古莲子在播种之后成功发芽,并于去年8月底在实验花盆内长叶结藕。这6颗古莲子在温室中进行越冬,今年4月移出温室种植在荷花基地。

西盈舆情分析师分析,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圆明园百年古莲子复活的热度在2019-07-08 09时达到了0.02的峰值。

据西盈软件监测平台统计,在与圆明园百年古莲子复活相关的全部信息中, 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莲子、圆明园和培育。

此外,西盈互联网舆情软件还监测到,专家介绍,古莲子之所以能存活很久,一方面是由于它一直被埋在温度低、湿度小、少微生物干扰的泥炭土中,古莲子不具有生根发芽的条件。另一方面,古莲子的外面有一层硬壳,可以完全防止水分和空气内渗和外泄。在莲子里还有一个小气室,里面大约存贮着0.2立方毫米的空气可以维持古莲子生命。古莲子含的水分也极少,只有12%。在这种干燥、低温和密闭的条件下,古莲子过着长期的休眠生活,新陈代谢几乎停止,因而可以历经百年后仍能萌芽、生根、开花。

中国2020年探火星 

据西盈舆情公司软件监测,近日,在2019软件定义卫星高峰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嫦娥之父”欧阳自远介绍,中国将于2020年探测火星,通过火星卫星、火星着陆器、火星车天地联合探测火星生命信息。欧阳自远介绍,火星表面有很多古河床,证明火星以前是有河流的,火星的北部是一个大海洋。

根据真实航天逻辑打造的“火星1号基地”4月17日在甘肃省金昌市正式开营,100多名营员通过体验登陆舱、地貌观察、野外徒步等趣味性活动,率先体验“火星”生活。这是“火星1号基地”中的火星模拟生存基地

西盈软件监测平台统计,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中国2020年首探火星的热度在2019-07-08 11时达到了2.99的峰值。

据西盈软件监测平台统计,在与中国2020年首探火星相关的全部信息中, 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火星、探测和中国。

根据西盈舆情公司的监测软件系统分析,我们还了解到,根据《纽约时报》周六在获得该任务项目科学家Ashwin Vasavada的一封内部电子邮件后首先报告了这一奇怪的发现。周日NASA发布了在一份声明中证实了这一发现,解释了好奇号的火星样品分析(SAM)仪器如何检测到浓度约为十亿分之二十一的甲烷气体 -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得多。

甲烷是地球上微生物的重要分子,在火星上新探测的甲烷导致人们猜测,这些气体可能是由火星上的微生物产生的。

然而该机构指出,好奇号不包含可以明确说明甲烷可能来源的仪器。“根据我们目前的测量结果,我们无法确定甲烷来源是生物学还是地质学,甚至是古代还是现代,”SAM首席研究员Paul Mahaffy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人类环境易致肥胖

据西盈网络舆情监测,数据显示,在过去50年里,人类总体上变得越来越胖,科学家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我们所处的环境。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周刊上的一份新研究警告称,从我们在子宫里一直到死亡,所谓的“致肥胖”环境会提高我们体重指数(BMI)不健康的几率。

研究人员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是一个“致肥胖”环境,其中包括杂货店的距离有多近、人们使用安全人行道和公园有多容易等变量,毒素和微生物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据西盈大数据舆情监测系统分析,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人类现有环境可能易致肥胖的热度在2019-07-08 09时达到了5.4的峰值。

西盈软件监测平台统计,在与人类现有环境可能易致肥胖相关的全部信息中, 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肥胖、环境和bmi。

基于西盈大数据舆情分析,我们了解到,研究人员认为,BMI提高可以用“致肥胖”环境与个体遗传特征相互作用来解释。

他们还指出,虽然吃得太多,运动不够是肥胖流行的原因,但“深层原因很可能是全球化、工业化和其他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因素的复杂组合。”

研究报告作者之一、挪威科技大学公共卫生与护理系的玛丽亚布兰德奎斯特说:“对那些在遗传上有肥胖倾向的人来说,现在的环境可能使他们更难选择正确的生活方式。不过,虽然我们无法改变自己的基因,但我们可以影响自己身处的环境,改变人类居住环境有可能是应对肥胖流行病的一个重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