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Single Post
There are many variations of passages

今日舆情事件分析:高速收费员假笑 海底巨型垃圾场 走98800步遭质疑

  • 2019-07-19

1.热门舆情监测:高速收费员假笑

近日,浙江宁波某高速路收费站的一名男收费员微笑送行,被戏称“职业假笑”。收费站所长称,该收费员认为其在努力微笑,未曾想网上出现嘲讽的声音。一个在浙江宁波某高速收费站的一名男收费员“微笑送行”的视频在网上迅速走红,一时间这名男收费员火遍了全网,网友们纷纷戏称他是“中国版假笑男孩”,“一个么得感情的微笑机器”。“大叔真的太可爱了吧,真的已经很努力了。”

热度趋势分析

根据系统数据分析显示,高速+收费员+假笑的热度指数均值为6.93。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高速+收费员+假笑的热度在2019年07月19日2时达到了18.77的峰值。

据西盈舆情监测软件公司了解,这位男收费员知道自己火了之后很不开心,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地在微笑了,没有想到网上竟然有这么多的嘲讽声音。并且这名男收费员觉得拍视频的人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权,现在已经报警处理了,网络上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有嘲讽的声音也是正常的,但是大家将心比心想一想,换成谁,过一辆车笑一次,每天高速路车流量那么大,几个小时下来脸不僵硬呢。

舆情关键词分析

据舆情监测观察在与高速+收费员+假笑相关的全部信息中,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微笑、收费员和领导。通过西盈舆情监控对相关的信息进行分析后可看出,与核心词乘客关联度最高的词语依次为领导、微笑和收费员。

舆情分析专家表示,了解真相后,有很多网友也都理解了他的苦衷,其实这都是为了生活,一天到晚的,人不是机器,能够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并且他知道自己是服务行业,还这么坚持真的很有职业道德,虽然微笑时全世界最美的语言,但是笑太多了也受不了。

2.热点舆情监测:海底巨型垃圾场

据悉,近日“深海勇士”号载人潜水器于某公海海域下潜时,在近2000多米的深海里遇到成片海底垃圾。这是“深海勇士”首次拍摄并曝光海底垃圾。海洋是生命之源,肆意倾倒的各类垃圾不仅严重威胁海洋生物的生存,也将间接增加人体微塑料的沉积。

热度趋势分析

根据系统数据分析显示,海底+巨型+垃圾场的热度指数均值为3.48。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海底+巨型+垃圾场的热度在2019年07月18日17时达到了9.61的峰值。

据西盈舆情监测平台分析显示,美国媒体5月13日报道,美国海底探险家维克托·维斯科沃公布了他5月1日进行的潜水探索细节,他创下了史上最深的单人潜水纪录,同时也在海底最深处发现了令人沮丧的物品:塑料袋。维斯科沃于5月1日在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南端进行潜水。他驾驶一艘潜水器多次潜入海底11公里处,其中一次历时4小时,打破了历史上最深的单人潜水纪录。此前的纪录是10898米,是电影《泰坦尼克号》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2012年创造的。

舆情关键词分析

据舆情监测观察在与海底+巨型+垃圾场相关的全部信息中,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垃圾场、深海勇士和海底。通过西盈舆情监控对相关的信息进行分析后可看出,与核心词乘客关联度最高的词语依次为

在马里亚纳海沟,维斯科沃发现了一个塑料袋和一些糖果包装纸。他表示希望人们提高环保意识,不要再向海洋倾倒垃圾,希望各国政府也从法律层面加强对海洋的保护,因为“海洋不是垃圾收集池”。

3.热门舆情监测:走98800步遭质疑

近日,北大博士庄方东在毕业典礼上称“半天步行98800步”,引发部分网友质疑。今日,北京大学官微发文回应,走过这么多步的北大学子,不止一个!7月3日,作为优秀博士生的庄方东在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典礼发言时透露,去年,为了攀登珠峰,在训练期间,由于微信运动的限制,98800步只是自己半天的步数。

热度趋势分析

根据系统数据分析显示,98800步+质疑+北大的热度指数均值为8.49。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98800步+质疑+北大的热度在2019年07月19日11时达到了19.35的峰值。

据西盈互联网大数据系统分析显示,庄方东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国家运动健将。2018年5月初,他随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部分网友对于其在毕业典礼中自称半天走近10万的说法,有不少网友表示了质疑。有网友称,半天走10万步,平均下来一秒钟走1.85米,也就是两步多一点,可连续12个小时保持这种速度不合常理。某自媒体还发起了一项投票,“你每天走多少步”,结果显示80%以上的网友每天的步数在10000步以下。

舆情关键词分析

据舆情监测观察在与98800步+质疑+北大相关的全部信息中,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方东、98800步和回应。通过西盈舆情监控对相关的信息进行分析后可看出,与核心词乘客关联度最高的词语依次为北大博士、回应和步数。

西盈舆情监测平台分析显示,今天一早,北京大学官微发文回应称,98800步,这些北大学子都曾走过。文中贴出了一份特殊的排行榜,这来自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不止是庄方东,很多队员都达到过这个数字。庄方东本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解释了发现“98800步”这个数字的由来:“我们最先发现这个数字其实也是无意中的。因为珠峰登顶都是半夜出发,然后走一整天,走到(当天)天黑或者是第二天凌晨可能才能到达下面的营地,对体能要求非常高。所以我们就采用类似的模式,我们在京郊拉练,晚上吃完饭坐车大概三个小时到山脚,然后开始爬,一爬就是一天。然后到那一次训练就发现,我们队员的微信运动步数都是一样的,就是98800步,也就是到了微信运动的上限。所以在那次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个数字。我当时写这个稿子的时候,因为我们是半夜出发嘛,我们登山队对这个“半天”的理解是到第二天中午12点,12个小时走10万步,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其实还是比较常见的。”